東西方大不同:國際學生,辛酸嗎?
19718
September 24, 2012 by Aileen Chu
半年多前,留學板上有人在討論來美國唸書的辛酸心情,希望大家可以分享相關經驗,讓其它人日後可以避免類似的窘境,雖然我那時已洋洋灑灑的回覆了一篇很受好評認同的文章,不過我卻選擇在七個月後,把內容稍整理過才放進 blog,倘若日後又有新的觀察和體悟,我會再回到這篇來增修內容。


在美國這兩年多的時間,身為國際生的我,是同儕中有最多 issues 的人,也因為我唸的科系,所以每週都會帶一次國際生的教育心理團體,每次都會訂不同的主題,探討國際生在美國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種問題(文化差異、語言溝通、美國社交、生活適應、上課方式、學習方法等),綜合了我個人自身的經驗與多面的觀察後,我想分享幾個中西文化上的不同和態度,希望對目前在美國/西方國家與未來想前往留學的人有些思維上的幫助。

在討論以下的觀點時,我想表達的,是它們的『不同』,不想做任何的 judge (批判),所以沒有所謂的對、錯、好、壞。

1. Bowling & Ping-pong interaction (保齡球 & 乒乓球互動):因為諮商實習的需要,學生每週都要和督導一對一會談,剛開始接觸幾次下來,我們亞洲學生發現,美國督導常會在話講到一半時,問我們:『Does it make sense?(有道理嗎) / What am I saying?(我在說什麼)』初期,我們會以為是否督導以為我們聽不懂,不然為何要我們重述,後來我才想到一位美國人曾提到的觀察,他說:『和亞洲人講話,像打保齡球,話講出來,其它人都安靜地聽;美國人講話,像打乒乓球,對話一來一往,很 迅速。』所以當我的督導在講概念,我安靜專心的消化他的言談時,他會以為我沒聽懂、沒反應,因為他的「習慣認知」上就覺得我應該要回話,但他卻從沒提出來,只是心裡默默的不高興,直到我看到期中評估才有機會跟他澄清,因為在我的教育環境裡,一個人在教我東西,我不就是靜靜的聽嗎?至少我不知道有人期待我在他們講話過程中該有什麼反應......

因此,這延伸到以下的第二點。

2.Reserved & Speak out ( 內斂 & 說出來) :
a/內容表達-
Shy (害羞) /reserved (寡言) 在美國是偏負面的形容。我雖然很有想法,但話不多。可是來美國唸書後,很努力在課堂上發言、問問題,因為在美國上課,若你不出聲、不發言,美國人會有很多的假設:(1)你沒預習、你沒看法,所以沒講話 。(2)你對這門課、這個主題沒興趣,所以你不想參與 。(3)你心不在焉、心不在此 。(4)你懶得思考。當然,因為你的國際學生身份,教授或同學可能會體諒的有第 (5) 個想法:你可能是因為語言上的困難才沒說話的。

語言是人與人溝通連結的基本要素,當你來到美國時,你必須撕下你在台灣被貼上的標籤,你不再是某大學的資優生、也不再是某公司的職員、也不會再掛著某個頭銜或稱呼,在美國的你,一切都歸零,重新開始。唯有透過語言,才能讓人知道你是誰,知道你腦袋裡有什麼,看到你的靈魂深度。若不想讓自己身上的那張標籤一直空白,那麼,你得去思考如何讓你在美國的學習,不一樣!

b/心緒表露-
我目前唯一遇到的文化衝擊點,來自於我在情緒上的內斂。某人希望我不高興/不同意/生氣就要表達出來,我卻覺得負面的情緒應該自行處理,而不能對當事人表露,這樣很 rude (無禮),但我卻因此被某說我很 reserved (內斂)。雖然我一直喜歡內斂,但卻也開始思考也許應該學習去表達、讓對方知道我的負面情緒,這對我來說,完全不同於我活了三十年的個性。

在一個新國度生活,並不是要你逼自己去改變自己想保持的那個部份,而是想融合那個文化,讓自己去 explore(探索) 另一個未曾試過的面向。

在台灣,用「安靜、老實、木訥、內斂」來形容人,似乎沒有貶意,但換一個國度後,就會因為不同的文化產生不同的評價了.....

3. Conservative & Assertive (忍氣吞聲 & 挺身而出) : 亞洲人遇到不平或委屈時,心態常常是「算了」;美國人會「stand up」。我自己的經驗下來,『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只會讓你陷入『軟土深掘』的困境裡,而且不會有人可憐同情你,不要期待欺負你的那些人會因此停止他們的惡行或是歧視。

來到美國後,因為一些無理無據的事件,我為自己出聲了幾次,第一學期就被副校長開口說要見我,在這過程中,就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亞洲學生/教授很擔心,怕我被盯;美國學生很高興,覺得有 power 的人有心想瞭解傾聽我的 issue。我是帶著後者的心態去見她的,雖然她以為我要去挑戰什麼而不太友善,但也因為她拿不出證明來解答我事件的疑問,最後給了我其它的選擇空間,讓我省了台幣十幾萬元。這樣的事件,每一年的國際生都會遇到,在我之後,並不代表其它人都跟著省錢,因為只要你抱著算了、沒有想弄清楚的心態,你就是一定要付好幾萬的錢去上沒有學分的課。

另一個例子就是去年底才發生的事,和國際生被歧視忽略的議題有關。這個 director 是我實習站的老闆兼教授,愛挑剔國際生、常常是從頭到腳打量人,在我實習時沒有排個案給我,也不給其它國際生,知道我想換地方後,突然宣佈要給我一個 R grade (暫不給分),並以此作為理由,叫我不要去其它地方實習。我最後和她開了一個會,即使我的 advisor (導師) 陪我出席,她還是對我大小聲,用很刻薄的語氣和態度和我商談。我活了三十年,沒有被一個師長這樣對待過,所以我心裡當時是嚇到的,但卻還要鎮定地澄清事實、陳述我做的事和我應有的學習權利。

最後,看到我的堅定與理直氣壯,她的強悍才緩了下來,也因為她怕我找更有權威的人士處理,知道是她們自己過程處理疏失不當的她,才開始知道什麼叫待人友善,以致於新學期,我才終於有個案可以練技能、也造福了其它的國際生。

我那傳統的父母,在我發生的每個議題裡,最常說:「算了,那是人家的地盤,能畢業就好,要多花錢就多花錢,我怕你被教授盯。」我知道很多亞洲人的心態是這樣,包括我自己非常的不愛替自己 speak up,因為爭取、據理力爭,其實是件相當消耗體力的事,身心上都很折磨,還要同時兼顧課業。很多小事我可以不計較、生活上我一直相當低調,

但    是,

當我的『學習權利』與『基本的人權對待』被剝奪時,很抱歉,不管在哪個國家,我都一定會出聲替自己爭取,因為我來美國不是只是混張文憑,即使沒有個案可以磨練技能就能和其它人一樣畢業,我也不會高興。若一門課花的錢是其它美國生的三四倍,若同樣是人,為什麼我們就沒有學習權利?若這樣,我留在台灣就好了....

為 什 麼 我 不 怕 因 此 被 找 麻 煩?→ 因為,這裡是 美 國!

我的經驗是,美國是一個講道理的地方,所有的事都要 make sense (合理),尤其是學業上的事都要按學校的規定程序走,也就是我可以去做 grade appeal (分數上訴),因為教授沒有照她的課表評分方式給分,我若告她,她會有很大的麻煩;我若控訴她不專業,她也會有很大的麻煩;我若對系上反應她對國際生的歧視,她在我們系上會有很大的麻煩。

而我,要的只是跟美國學生同樣的公平待遇而已,因為我有繳學費,我靠自己能力進學校,我沒有善用特權、沒有靠關係,我,就只是一個和她膚色不同的國際生,而已。

若我和我父母一樣的心態,那現在的我,就是一個白白花了十幾萬給學校賺的人,然後浪費了一年的時間沒有個案練技能,還要因此因為實習數不夠被迫延畢,再重繳一次近十萬的學費。我很慶幸我骨子裡流的是亞洲人的血液,卻用西式的作風幫自己爭取到該享有的資源和學習,雖然過程是相當地 hurtful and depressed....

若我人在台灣,我可能反而不一定敢這麼做,因為的確有很多上層人士可以莫名的找你麻煩,也沒有管道可以幫你處理。

我只是想說,沒有人可以不尊重你、傷害你,除非你的沉默和消極忍受給了他們不斷歧視壓制你的機會,否則,you should shand up for yourself!

若問我為什麼有勇氣敢去 fight (對抗),那只是我知道 I deserve it (我值得)!(詳情請參閱:邁向 2010 前 ) 

4. 歧視 & 差異 :當被問到我有否遇過歧視的事情時,我總會先問對方,你如何定義歧視?因為有時只是單一的小事,很容易會被你放大成對方在歧視你(的國家)。例如:有國際生抱怨,有人聽到她從馬來西亞來,就問她是不是都住在樹上?或問大陸人,你們是不是都吃狗肉?但這只代表美國人對自己國家以外的地方很陌生無知,所以會問些無知卻令你以為是嘲諷你的問題。

另外,請不要期待什麼事都要別人『主動』來告訴你、約你找你,若你在台灣習慣這樣,何不換個方式過不一樣的生活?不要在期待落空時,就自動地解讀成他們對你不友善不親切或是歧視你。美國同學其實也會怕不知如何和國際生交朋友、想到要開口跟你說話也會緊張,怕國際生不喜歡他們.....所以,請不要用自己的習慣認知來預設立場。

5. 撒嬌 & 獨立:來美國之前,就很意外英文裡,居然沒有撒嬌這個字,而這也反應了一個國家的文化。我想講的是,歐美國家的人,對裝可愛、裝娃娃音的女生很反感,他們的思維是,為什麼妳這麼大了,言行舉止要刻意弄得和你的年齡不成正比,而不是做你自己?簡言之,他們會覺得這是幼稚的行為,而且一直無法理解。反之,獨立/不會撒嬌的女生,在台灣就會被一些台灣男生嫌太獨立、不懂撒嬌。所以,這和一個女生的優缺點無關,就只是中西文化不同價值觀下所產生的評論差異。另外,他們也很不能明白的一個點是,為什麼台灣的男女都二十幾歲了,還和父母住在一起,而不能自己獨立生活。

6. 想要就開口:若你想要得到某些福利或機會,請不要在別人未拒絕前,就自己放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以為不可能的事,會不會在你一開口後,對方認真考慮,然後答應了你。試過後失敗,你也沒有損失什麼。

例如,我曾有一門課,考試要寫八張的 essay,每次國際生(包括美國生)都一定要到最後一刻才會交卷,然後我們常常寫不完,國際生當然分數總是壂底。所以我後來跟教授說,你是唯一一個不會為了國際生而延長考試時間的人,考你的試我們總是特別痛苦。所以,他下次考試也就因此延半小時給所有學生,讓大家都受惠。但有趣的是,就是不會有人想開口要時間,寧可私下叫說時間不夠用。( P.S. 通常教授們會考量到國際學生而主動延長考試時間,雖然國際生在學習上應該與美國生相同,而不應有特別待遇,不過受於語言上的限制考量,連美國的國家考試,通常也都會提供特別需求給外國考生,例如:延長考試時間或是帶只能字對字翻譯的紙本辭典。)

7. 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在美國,你不需要因為你的身份、年齡、職位低於對方,特別表現尊重/禮貌,有時那樣的恭讓,會是一種 put yourself down /lower (貶低、降低) 你自己的『人格』,甚至有些教授會特別提出來叫你跟他維持「平等關係」。

當我開始學到這樣的概念時,我真的學會自我尊重,也就是當我已對上述那位 director 連續打了兩個多月的招呼,她都不理我不甩我時,我告訴自己,下次看到她,絕對不再主動叫她,於是我下回看到她時,面無表情的再把頭轉回來。結果如何?她變成下次看到我,主動過來對我寒暄說笑,因為她大概知道,原來我也是一個有個性、有感覺的人,而不是一直卑微的忍受著她的冰冷態度。而這種一直欺負你到你反彈後,才反過來討你歡心的人,到處都有。

我想強調的是,因為大家是平等的,所以就沒有誰可以對誰無禮的道理,反之,若我看到小孩子,我也會把他們當人一樣的尊重,而不是以大欺小。

再重申一次,美國是講道理的地方,不要怕對方過來質問你或找你碴,只要你有原因理由,沒先被尊重的人是你,我想對方光心虛都來不及了。


總結:台灣的一些傳統美德,不一定是對人性心理最健康的方式,若你不懂得自尊與自重的拿捏,那麼你在國外,就真的會有很多辛「酸」了。

出國留學,用第二語言唸書應該是我們『本來就知道』會很辛苦的事,在申請學校時,我就常問自己:「你有什麼特長,能夠在競爭者中被學校錄取?」準備找工作時,也是只問自己:「你有什麼強項,能讓雇主為你花錢辦你辦工作簽證而錄用你?」光想到這些,就知道自己要很努力,雖然語言不可能和美國人一樣,但勤,總能補拙,而不是也不要期待教授要因此給國際生特別待遇,我反而喜歡為了公平而叫學生寫考卷、交報告時把名字寫在最後一頁的教授們,這樣你才會知道,和美國人競爭的你,分數是否反映了你的真實力,還是只是因為你的身分?

若你的 mind-set (心態) 就是覺得去新的國家會被歧視、會是弱者,那麼你看出去的世界,自然都會被你套到這樣的框框裡,而不是自在地跨出去呼吸那新鮮的空氣、探索一切新奇未知的事物,甚至試著去開發你在台灣生根已久的不同性情與面向。

美國何其大、外國人何其多,You can choose anyone/anything making you feel good about yourself!


國際生很辛酸嗎?

我會說很辛苦,但,你有讓它不酸的-----選擇!

Aileen Chu

以前,開創 blog 是為戀字的自己而寫;現在,是為讓世界更美好而寫。

一位堅持在世俗社會裡為自己活、努力在世界與自己之間維持生命力與熱情的作者,以教育學習、心靈成長、閱讀旅行、異國人文和兩性愛情作為生活養份,將體驗後的反芻咀嚼化為文字,傳遞給螢幕前的閱讀者,期望能激勵啟發每個靈魂、感染觸動每顆人心、陪伴撫慰每個生命。

還有許多迷失自我的人待協助指引、還有很多社會議題的根源待探討剖析、還有好多新奇感人的事物待發掘分享,所以我寫,因為我在!

網站字療
本文原文連結
MAYBE YOU NEED / 小補助讓HelloUS繼續成長
MOST READ / 其它同時正在被閱讀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