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姐經驗分享】公共行政博士生林俞君: 告訴自己放棄太容易
15736
October 30, 2012 by Verna Yang 楊兆琪



文&採訪 | Verna Yang


這次訪談的對象很特別,我們不僅聊了在美國攻讀博士的經驗,擔任喬治亞大學台灣同學會會長的俞君也帶我認識了台灣同學會與喬治亞大學。
訪問留學生時我總是很好奇"何時有的念頭?"與"為什麼?",我很羨慕俞君在大學時就遇到能一起念書,一起追求夢想的好夥伴,想想有多少人在大學時代就能確認自己想走學術研究的路呢? 又有多少人持續堅持起初的理想? 由於這些一同努力的戰友,以及值得取法經驗的老師在身邊,留學美國之路似乎冥冥中就是為了她而預備著。
別以為能在美國念博士班就代表英文能力戰無不勝,其實,俞君還告訴我「在美國第一次交的作業就被退了回來,原因是英文太爛。」即便如此,只有不斷的充實自己才不枉費人生難得的求學經驗。
公共行政科系在留學界向來不是熱門之選,網路上能找到的資料寥寥無幾,希望俞君的分享能帶給你一點什麼。


|林俞君小檔案|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士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碩士
目前在喬治亞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院攻讀博士學位-
PHD, Department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Policy, University of Georgia (UGA)


做學術研究 大學時就有的熱忱



- 為什麼想到美國繼續攻讀博士班?
其實我高中畢業時就有留學夢,當然彼時年紀小還不知道留學要念什麼。一直到大學時,系上有一些同學或學長姐或學弟妹們彼此都會參與課後討論,一群人有著相仿的熱忱,對於研究這一塊開始有了興趣。再加上身邊的老師很鼓勵我繼續深造,他們也給我很多留學的方向,在這樣的環境下讓我做出了留學的選擇。
為什麼去美國其實取決於現實的狀況,如果到其他國家去,留學研究的重心可能就不是學術市場的主流,美國畢竟在國際間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為了能夠跟學術圈對話,前往美國是較為實際的考量。

- 關於申請有什麼要與我們分享的?

我是自己申請美國學校沒有透過代辦中心,其實整個過程沒有想像中複雜,像出國動機,讀書計畫等這種至關重要的陳述應該只有自己最清楚才是,我比較難想像把決定未來的事情交給別人去做。
現在博士班裡來自韓國的學生比例佔很高,雖然不清楚這背後可能的原因,但是我還是會建議台灣學生在申請的過程中應該積極點,寫信可以不只寫一次,盡量表達自己想申請的動機,主動爭取注意的機會。

近幾年來社會科學的留學申請好像越來越不容易,雖然不知道確切的原因,但與一些朋友交換心得時大家共同的感受就是這樣。
我認為潛在原因可能有:
第一,美國財政緊縮,大學經費減少,給國際學生的名額也相對減少。但這個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抑或經濟只是一個藉口。
第二,申請者很難真正知道系上老師研究的重點是什麼,而這可能造成申請容易失敗的原因。社會科學領域中每個老師著重的重點差異很大,再者還有觀點問題,不像自然科學總是有正確答案或普世皆準的原則可以遵循。社會科學還有地域上的差別,就算同一個領域在台灣研究的東西,如何符合美國老師著墨的東西,這很難判斷。雖然根據期刊文章可以看出某教授研究的重心,但也很有可能該篇期刊只是教授指導某位學生的論文作品。以上都說明了我們很難"直搗黃龍",真正命中核心。
另外,如果面對的是在該學校比較邊緣或影響力較小的老師,也會影響申請的結果。總之,申請過程中有許多資訊不對稱的問題。

- 就上述提到的問題來說,申請似乎很不容易,那麼你覺得要怎麼做會比較好呢?
其實在申請過程中我是非常幸運的。政大當時邀請了喬治亞大學的教授來台訪問,我負責當接待,於是有機會跟該位老師近一步相處,聊喬治亞公行系的狀況,了解他們的研究方向。因此,如果其他人未來有相同的機會可以遇到國際學校教授到台灣訪問,一定要爭取接待的機會。然後在過程中盡量去了解該校的情況,老師的研究重心等。也藉此表現自己的英文表達能力還有研究能力,讓老師知道你的實力不只是紙上的成績,要把這樣的機會當作是interview。


不論在那個階段都不要輕忽英文能力


- 據悉,美國有許多公共行政院系, 不同學校側重不同研究領域,該如何選擇申請的學校?
大家應該都會傾向進入影響力大的學校,影響力對於研究領域來說很重要,所以一般會從排名與教授名單來判斷。公共行政院系分為公共行政與政策這兩個範疇,雖然很相近但學校還是會有各自的重點,所以得釐清好自己想走哪一個方向,從中刪去不符合的學校。我想,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理想排名。

- 喬治亞大學的公共行政暨政策學院注重哪方面的研究領域?

以博士班要面對的資格考來說共分為三大科: 組織理論,公共政策與專業選修科目。 從這三項就可以看出喬治亞大學是行政與政策並重,學校比較期待我們能在這兩個領域都有所發揮。
課程內容方面,即使我以往已經修過很多統計課程,喬治亞大學的統計課還是讓我吃了很多苦,經濟學背景出生的老師很重視數學基底,這跟我過去學的很不一樣。不過我不清楚這是全美公共行政學術圈普遍的情形,還是只有在喬治亞大學。

- 目前在喬治亞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院念博士班的心得分享?
進入博班後第一年還需要修課,到了第二年才開始找老師,才會知道自己的指導老師是誰。經過一年的修課,可以讓自己再次檢視研究的方向,或是觀察自己能發揮的程度有多少,過程中還是有猶疑與搖擺不定等心情,但對我來說這段時間其實很寶貴,是在確定研究方向與找教授前的再次檢驗。

- 從台灣拿到碩士資格到美國念博班後有沒有覺得哪裡的銜接比較困難?可以的話應該在台灣時就加強什麼方面的能力?

專業上的東西我覺得努力一點應該都沒有太大問題。大家千萬不要輕忽英文能力,那是留學最基本的要求,美國的老師與同學基本上不太會因為你是國際生就降低標準,所以說不斷充實英文能力是很重要的。特別是社會科學領域對語言的要求又更高,需要更精準的語言表達能力,不像自然科學可以使用"公式"或是"數字"等作為溝通的方式,或是從表格,摘要這些來了解期刊的內容。社會科學如公共行政非常講究文字的鋪陳與用字遣詞,這些都大大地增加了閱讀的困難,所以英文太差會很辛苦,這時就要懂得利用身邊的資源,如學校的寫作中心等來加強聽說讀寫的能力。

- 求學過程中一直有擔任研究助理/教學助理的經驗,請問這些對你來說有甚麼樣的收穫?

在還沒正式進入碩士班時聽到某位老師需要研究助理的消息,我幾乎是毫不考慮就爭取這個工作,因為我知道將能從這當中汲取到許多經驗,例如如何從頭到尾完成一個研究,在fallow教授的研究過程中如何學習到不同領域的東西等等。教授研究的重心跟我想研究的東西可能不一樣,但藉著助理的工作等於為自己打開另一個視野,此外這個經驗也為履歷表加分不少。


不讓差異性成為藉口 我很清楚我的目標是什麼


- 覺得美國大學的教育環境與台灣有何不同?
上課風氣很明顯不一樣,其實這是文化差異的問題。美國學生幾乎是不知害羞為何物,上課勇於發言,也很懂得善用老師這個資源,不管是報告或是作業只要有問題或遇到困難他們就會請求老師的協助。這一點一直都不是我的直覺思考,我總是習慣靠自己解決課業上的難題,靠自己摸索。 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適應這點,還得常"提醒"自己,要記得善用老師的office hour。我想很多台灣學生可能都有類似經驗,那跟我們的學習經驗有關。其實這樣反而缺少了交流的機會,缺少更積極主動的態度。實際上,美國的老師們更期待學生能主動丟出問題,我甚至聽說老師也會以學生上課的積極態度來判斷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況,你若常去找老師,即使帶著問題去,老師都會認為那是一種積極的表現。

- 從碩士班到博士班,這之間的差異與想像中的很不一樣嗎?
其實多多少少有落差,但是在台灣念碩士班時其實已經認識了一些博士生,從他們的生活模式大概就可以想像我自己未來的樣子。只是,真正經歷的時候還是會有許多需要突破的困難,重點是自己有沒有確認目標是什麼。我認為不管在各行各業其實都會面臨相同的處境,面對想像跟實際進行時的落差時,總是需要調適,需要突破。
念博士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一個目的導向,我想要繼續進修,未來想走學術研究這條路,所以我需要這個學位,我需要藉由念博士班來達成這個目的。

- 關於公共行政暨政策這個領域的前景:
我認為公共行政暨政策這個領域的發展潛力蠻大的,相較於政治學,經濟學等科目,公共行政是一個比較新的學科,因此在這個領域能發展的空間還很多。
我記得曾經有位老師說「政府永遠有問題」,所以我們永遠不缺乏能做的事情,這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 一句話送給想出國念書的朋友:
留學是一個太容易萌生退路的過程,從剛開始的語言考試準備(意志力薄弱的人可能在這個階段就放棄),一直到真正出國念書,這條路可能很漫長。出國之後更會因為離鄉背井,諸多小問題在過程中被放大,信心便因此而動搖,常想著"是不是該繼續下去?"
我覺得大家一定要告訴自己"放棄太容易",放棄只是買張機票回台灣罷了。在國外遇到挫折的時候,放棄常常成為相當具有吸引力的選項,這個時候一定要回頭想想自己的初衷。好不容易已經為了夢想撐到現在,就這樣放棄也太容易了、太便宜自己了。成功會屬於堅持到最後、克服一切的人,不能因為眼前一個這麼容易下的決定放棄自己好不容易擁有的機會。


【採訪後語】

念博士是一條需要長期奮戰的路,我認為俞君有一個"專注"的特質,我相信即使在大學就已經認定自己未來想進入學術研究領域,一路走來仍舊有不少挑戰與辛苦,在背負課業重擔時,她也有過放棄的念頭;在面對外人的質疑或挑戰時,她或許疲憊不堪,但那個不輕言放棄的念頭時時提醒著她,將眼光放在自己的目標上,不看環境帶來的挫折。

【學習加油站】

【擬定自己的理想排名】
大學排名其實是很好用的工具,它提供了一個客觀的意見與調查結果。不過,每個人還是得為自己量身訂做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排名,不必拘泥於其他人的看法。

【善用老師這個資源】
台灣的學生已經習慣了念書時靠自己,與其說獨立,或許也是被動與不積極的表現。別忘了,常去敲老師的門沒有什麼不對。

【問自己為什麼?】
俞君非常清楚自己念博士班的理由是什麼,不是因為社會地位,也不是因為害怕就業。"為什麼"這個問題請常常拿出來問自己,為什麼要念碩士?為什麼要考證照?為什麼要換工作? 相信你會更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選擇放棄很容易,或許太過容易了】
遇到挫折時,你通常會選擇容易的一方還是困難的一方?容易的事情譬如放棄、埋怨、逃避以及找藉口。困難的事情不外乎堅持、突破、忍耐與溝通。

【回想初衷】
每當有放棄或是抱怨的念頭時,"回想初衷"一直都是點醒自己很好的方式。我們都知道堅持很重要,但有時我們還是需要被提醒。

Verna Yang 楊兆琪

擁有設計背景,喜歡多方嘗試。

二十歲時,喜歡為賦新詞強說愁。
三十歲時,終於看見自己是被文字馴養的人。
四十歲後,希望當個農夫,繼續耕耘心中最渴望的東西。
這一輩子要努力做溫柔之人,「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本文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