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x堅持走法律學術之路: 法哲學 、生活與實踐
11833
October 15, 2012 by Verna Yang 楊兆琪



文&採訪 | Verna Yang


曾經看過一句話,有位牧師說『每個人都是agent of change,改變的媒介』,這句話很鼓舞我,彷彿是真理一樣提醒著"不管你的力量有多大,你都能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認識了本次的受訪者Marx後我經常在瀏覽其「法哲學 、生活與實踐」部落格中想起這句話。
擁有法律學士、法研所碩士背景的Marx在拿到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LL.M.學位之後,目前在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攻讀SJD博士學位課程。他在大學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未來會走向學術研究的道路,秉持著對法哲學領域的熱忱,在他所經營的部落格中努力將自己信服的理念傳達給他人,我所看到的不只是實用的資訊爾爾,這背後更乘載著許多熱情與使命。Marx清楚自己與他人不同的地方,他希望分享自己的一些視野或是觀察,讓這些經驗發揮最大的助益。如果你也想走學術之路,希望這篇訪談也成為祝福的媒介。

| Marx小檔案 |
台灣世新大學法律系畢業
台大法研所基礎法學組碩士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College of Law,Urbana-Champaign(UIUC) LL.M.學位
現於喬治城大學法學院(Georgetown Law School)攻讀SJD課程


持續關注,讓專注成為專業



–請問你出國留學的動機是什麼?
很幸運地在大二時有位法律系教授願意與我在課後討論跨領域與學術性的文章,從那時起這樣一對一的討論對我來說種下了日後我對憲法與法哲學領域的興趣。
世新畢業後,我進入台大法律學研究所的基礎法學組,逐漸發現法哲學的訓練可以幫助我把法律問題想得更清楚。此外,我對法律跟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也越來越有興趣,就覺得應該在這個領域繼續鑽研。

一般法律系學生出國深造會考慮三個國家:德國、日本、或美國。對我而言,在德國念書除了語言的考驗之外,就學時間也花的比較長,許多考量因素之下就決定去美國。

–美國法學院研究所申請過程的提醒:
1 就申請這關而言,如果目標是比較好的學校,建議托福分數盡量考高分。因為當所有候選人資料都相差無幾時,學校沒理由選一個托福分數表現平平者。我自己的托福成績在申請上算是很低,雖然托福成績與英文能力沒有必然關係,但是在申請階段,英文成績是學校會考量的重點。

2 申請結果有些學校只會以email通知而省略書面通知,但若是有錄取,應該會先e-mail通知,之後再寄正式錄取信。

3 一般美國法學院學費相當昂貴,原因之一是它的投資報酬率也相對高,此外還有US News Ranking的因素介入。就前者而言,例如UIUC法學院的學費一年大概是四萬八美金,對美國人來說,伊利諾州的學生念伊利諾州立大學的話學費有減免,剩下的部份他們還可以申請聯邦政府貸款,所以一畢業就還債的美國學生很普遍,而法學院畢業之後若從事律師工作,薪資比其他行業來的優越,要還清貸款就不是那麼困難。反觀國際學生到美國念法學院必須準備一筆足夠的資金,經濟的壓力當然比較大,畢業後的就業也更激烈以及相對薪資報酬偏低。因此,不管是準備申請學校或是已經在就讀的人,我認為更慎重選擇學校是必要的,此外國際學生也需要把學校當成資訊提款機,有任何疑問寫信或是打電話詢問,確認自己的投資是有效益的。而US News Ranking的因素涉及到比較大的問題脈絡,只好先姑且不論,因為美國法學院的高額學費部分原因可能來自於US News Ranking等等。

4 在SJD課程中,各校的收費制度都不太一樣,有些是固定的學費,有些則依學分而定,這就必須要依校別區分才行。

–在申請學校時要如何做選擇?
申請學校時我只投了四間學校,相較於大部份的人是少了點。原因之一是申請到後來覺得有點疲倦。由於,我很清楚出國的方向是走學術研究,因此一直以來都持續關注法哲學領域的資訊,特別是哪些大學的課程跟法哲學有關等等,最後申請了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耶魯大學,賓州大學與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

我本身不太在意學校的排名次序,比較在意的是課程內容以及師資,我會注意某某大學的師資或是該校理論學術的傾向。
我唯一參考過的排名是目前一位芝加哥大學教授針對美國法哲學領域所作出的排名,特別的是這一份排名是由許多大學教授共同觀察票選而出,具有公信力,我按著名單一一去看各校的課程以及該系教授的網頁,最後篩選出上述四所大學。


從LL.M.到SJD


–在UIUC念書的特色是什麼?
香檳城的環境單純,因此是個很適合學生念書的小城市。而在UIUC法學院LL.M.學生與JD學生的交流可以很頻繁,因為學生下課後都在同一層樓互動。因此,不論是在圖書館或是餐廳,只要你願意主動去認識其他人我相信會很容易找到互動對象。
課程方面,LL.M.學生可以選修JD學生的課程,不過在選課方面有優先順序的限制,自由度相對來說沒那麼大,不像喬治城LL.M.學生則可以跟JD一起選課。

–選擇到喬治城大學就讀JSD/SJD學位的原因?
從香檳分校LL.M.畢業後我也順利拿到UIUC的JSD入學許可,照裡說可以一直待在香檳城,不過因為我的指導教授之後要去喬治城大學任教,他建議我可以申請喬治城大學的SJD課程。另一方面UIUC的法學院負責LL.M.學生的院長也表示留在UIUC還是有別的教授可以指導,但他也鼓勵我申請喬治城大學,原因是第一喬治城大學的排名比較高,第二在喬治城大學能遇到更多優秀人才,提升競爭力,第三他鼓勵我去習慣不同的環境與文化。考量以上因素,加上與教授的互動關係不錯,我就去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攻讀SJD課程。

–解釋一下JD與SJD學位的不同?
JD翻成中文可以說是博士(doctor),但JD學位跟國人慣有的“博士”認知是不一樣的。在台灣提到博士一般人聯想到的是大學教授,或是具有學術研究能力的研究員,但是美國學生取得JD學位後多數是考律師執照,從事實務律師職業。
台灣比較容易發生爭議的是JD畢業後能不能在大學任教?既然JD學位稱為博士,一般來說似乎可以當教授。但課程規劃上,美國JD學位以法律實務為取向,相對來說課程的設計不全然以研究為導向。美國學界近年來也在思考JD的學術性質,因此有一些其他的設計,例如VAP, Fellow, 或是耶魯將於2013年開辦的PhD in Law等等。

一般來說,國際學生在國內取得大學文憑或是碩士學位後,若想要走學術路線的話會先選擇美國的LL.M.後申請SJD (或稱JSD)學位。
通常從SJD畢業之後繼續留在美國找工作的台灣學生比例相對而言較低,除非有專精的領域或是社會人脈足夠,否則進入美國學術市場需要有一定的努力與運氣,不然就得注意哪邊的學校有提供面試的機會。回台灣就業的話,要進入大學任教也同樣需要社會網絡的幫助,機遇也是非常重要。

就出國留學而言,我想儘早釐清自己出國之後的職涯取向是重要的。如此一來,才能選擇適合自己的學位及課程。如果想走實務方面,最直接當然是念JD,不過也有些人先申請LL.M.後來轉念JD,但並非所有學校都允許LL.M.學生轉念JD,需要注意。

–如果有機會重來一次,如何做好赴美念法律的準備?

1依照我的經驗:就申請當下而言,托福成績還是很重要。

2就學以後,多練習英文聽力則更重要,聽力不好就聽不懂教授在說什麼,學習會非常吃力。

3多練習電腦打字的速度,讓自己能更快速紀錄上課的重點等等。

4除了這些,知道自己想要學的科目及興趣至關重要。試想,到美國念書一年花四、五萬學費,就學者應該把學費花在刀口上,來到學校後選擇課程與了解學校的研究方向就值得花費心思。

5我建議大家能多善用學校的教學制度單位,可以找學校的國際學生事務處 (專門處理外國學生遇到的問題,協助處理疑問等)詢問有關課程上的問題。像我在UIUC時就曾經詢問「如果我未來要繼續念JSD,那麼目前的LL.M.課程中有沒有適合我朝這個方向前進的?」他們便給了我某教授的聯絡方式讓我可以更仔細詢問。

6選課方面,我認為依照自己的興趣選課更甚於選輕鬆的課程,我自己因此受惠良多,與教授的互動也因為這個動機而變得更好。

延伸閱讀: LL.M.的學習原則-遵照著你自己的興趣就對了


為自己打造一條學術之路 : 有方法 也要有看見


–如果讀者要走的是法律學術路線,有哪些能力是出國前可以建立的?

就學習上,當然是聽說讀寫的能力。但是,不是每種能力對於學習都有同等影響。例如,聽跟說對於課堂學習是重要的,但是好的寫作能力對於考試是重要的。而好的閱讀能力可以減輕唸書的時間成本。我個人認為,當一個人決定要出國,而且也取得了入學許可之後,不應該太一般性地質疑自己的英文能力,因為關鍵是要知道哪些方面的能力較為欠缺,會影響到自己哪方面的適應,然後再加以加強。因為,在一個較為宏觀的層次上,語言能力僅是進入世界的一把鑰匙,基本上我們都有這一把鑰匙。

至於,如果要到美國念書,未來又是要進入學術研究界的話,我想法律經濟分析能力與實證研究能力是必備的,或者基礎研究方法也很重要。譬如說要能看懂統計圖表以及能跟數字玩遊戲。一般來說台灣的學生在法律研究方法上的學習通常不夠紮實,如果想增進統計相關的概念與了解或是法律經濟分析能力,建議大家去相關科系旁聽或選修。
總之,希望在美國作法律學術研究的話,這方面的能力最好先建立起來,未來進入美國的學術對話的門檻就會降低很多。而法哲學涉及的領域比較廣,包含經濟學、政治學、政治哲學、社會學等,為了要去跨過這些領域的門檻,必須有預設的背景知識要鑽研,這也是在學習上要克服的困難。

至於傳統的解釋法律、適用法律或是討論判決等能力台灣學生應該都不缺乏。

–美國學術界的風氣是怎麼樣?以及為何想要經營一個比較專門性議題的部落格?
美國學術界的步調很快,課堂上要念的書很多,需要吸收的知識也很多,個人最好要有一套念書的方式。各個教授彼此間透過網路,傳遞的學術訊息相當快速,他們會希望學生或是學者提出創新的理論或方式去解釋既有的問題。
另外,美國學術界的資訊讓外界非常容易取得,例如法學院的教授大量依賴社會科學研究網路(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SSRN),教授們會把自己發表過或者即將發表的文章上傳到這個資料庫,人們可以看見最新的訊息。又譬如說他們有相當多跟法律相關的部落格,在資訊流動上非常快速廣泛,這是非常好的理念,對於做學術研究很有幫助。像我本身在台灣念研究所時就開始固定追蹤幾位美國大學教授的部落格,如Solum教授的Legal Theory Blog以及Leiter教授的Brian Leiter’s Law School Reports,他們的資訊對我而言幫助很大。我成立一個比較專門性部落格的原因,也是來自於他們成果的啟發。此外,我想對於學界而言,學術資訊自由流通是對於學術發展一個重要的關鍵,我也希望自己的部落格可以慢慢做到將台灣學界的資訊透過英文簡短介紹傳出去。

目前「法哲學、生活與實踐」部落格是以介紹與轉載學術性相關文章為主,我希望在某個程度上它可以作為一個英美法哲學以及台灣法哲學研究的資訊傳播平台。一直以來只有我在維持部落格的運作,我也盡量每天都有新的資訊分享給大家。今年的話則希望能訪問學術界人士,一同討論學術界相關的話題。
我想,如果有人對美國憲法或者理論性文章比較有興趣的話,「法哲學、生活與實踐」部落格應該可以提供一些平台。



【採訪後語】

這篇訪談文章的照片想當然不是Marx本人,我問「為什麼你要選這張照片呢?」
「我覺得照片中小女孩的轉動很生動,這種動態的感覺就像是學習一樣。當時小女孩看見人造雪時非常驚奇,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大人好好學習,因為隨著年紀增長我們對越來越多的東西也喪失了那種驚奇的感覺。
至於為何不放個人照片? 如果我的文字有機會提供一些想法的話,那麼照片就不會是重點。」Marx說。
回到Marx的學術背景與使命,我的確看到每個人能影響社會的方式都不一樣,因著天資各異,每個人所負責的工作不同,視野也因此不一樣。

【學習加油站】

【趁早發掘自己的興趣】
文章裡我們多次強調Marx很早便確定自己的方向是走學術研究,因此不論是申請學校、注意排名、做任何決定,乃至於部落格的成立,他都是以此為核心,鼓勵大家也即早確立自己的興趣。

【善用學校環境】
出門在外不要只靠自己。國際學生也需要把學校當成資訊提款機,將學校的資源最大化使用。

【成為改變的媒介】
你認為自己也能成為agent of change-改變的媒介嗎? 不管是成立部落格,與同儕間的相處,或是在職場上的表現....相信自己能帶來幫助,你就會是agent of change。

【英文不夠好,該害怕嗎?】
Marx說"語言能力僅是進入世界的一把鑰匙,基本上我們都有這一把鑰匙。",你聽懂他的意思了嗎? 現在,拿著這把鑰匙勇敢前進吧!

【把握生命中的天使】
你有注意到影響Marx對法哲學領域的興趣的開端是大學教授嗎? 但若沒有一個積極主動學習的心,相信這樣的機遇不會白白得來。請大家好好把握生命中遇到的人,他們說不定都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延伸閱讀: Marx的專欄頻道
「法哲學、生活與實踐」部落格

Verna Yang 楊兆琪

擁有設計背景,喜歡多方嘗試。

二十歲時,喜歡為賦新詞強說愁。
三十歲時,終於看見自己是被文字馴養的人。
四十歲後,希望當個農夫,繼續耕耘心中最渴望的東西。
這一輩子要努力做溫柔之人,「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本文原文連結
:所有文章:
MAYBE YOU NEED / 小補助讓HelloUS繼續成長
MOST READ / 其它同時正在被閱讀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