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姐經驗分享】擁抱世界讓Joey Weng重拾醫學熱忱
19673
March 15, 2012 by Verna Yang 楊兆琪



擁抱世界讓Joey Weng重拾醫學熱忱
文/採訪:Verna Yang

今年剛申請上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Master of Public Health公共衛生研究所的Joey Weng 可說是已經取得進入美國名校的準門票。想必人們已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究竟擁有什麼優秀背景、考試如何贏得高分與申請達陣的必勝祕訣吧!我們恨不得能複製其成功申請名校的過程,讓進入美國研究所不再是夢想。
『一開始連申請都沒想過。』Joey說。
不可思議吧!成功申請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對於Joey來說,也曾經是“希望渺茫”,然而“姑且一試”的聲音呼喚著他,機會之門敞開了大門,就等著Joey往前邁進。
有趣的是,訪談之初當我們談到醫學系時,Joey說起曾經數度燃起放棄醫學系的念頭,這讓我倍感驚訝!是什麼讓這個自稱有點反骨的男生重拾對醫學系的熱忱?又是什麼引領著他走向「公共衛生」的領域,從大學畢業進而前往美國繼續深造?
訪談之中,Joey娓娓道來的種種經驗,某些看似偶然,某些誤打誤撞,而我卻想起一句話「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過去那些看似不經意的人生片段 —
交換學生的故事、自助旅行的經驗等等,正是Joey人生中不斷累積的養份,而這些都造就了今日的他...


充分準備加上把握時間,“姑且一試”竟讓美夢成真

— 大致描述一下你的申請過程
2010年大學畢業,考取醫師執照後我便先去當兵進入海軍服務,大部份時間都在海上,申請留學的時間絕大多數是利用軍艦靠岸放假的空檔。申請留學時投遞了四間學校,雖然都是排名前20名的名校,當中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但是我認為要進這所名校太難了,所以也不太抱持希望。一度在投完第一間學校後猶豫了好一陣子,後來還是決定試一試。當我得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開放申請入學時,我便趁著休假著手準備申請的資料。
申請的過程由我自己獨自完成,透過這個過程比較能尋找到真正適合自己需求以及期望的學校。我的方式是先從學校排行開始,從前二十名的學校中去進行瞭解,透過網路逐步瞭解這些學校的課程介紹與特色,再一一作篩選。同樣申請「公共衛生」學系,每所大學的課程或方向不盡相同,因此做足適當的瞭解是必要的。
所有的申請都是透過網路,包含請美國的教授寫推薦信都是麻煩他們寫好後寄出。總之,獨立完成申請的過程能幫助自我成長以及更加確認目標與未來的方向。

— 關於語文考試呢,請問你如何準備?
我大概是從小學就開始接觸英文,所以對於英文並不害怕。高中時期的英文老師給我的幫助很大,那個時期學到了很多英文字彙。在陽明大學醫學院念書時教材都是原文書,很多人會找翻譯本,而我都盡量讀原文書來訓練閱讀能力。我也喜歡聽英文歌曲、看美國戲劇藉以訓練聽力,在英文的學習上可以說是循序漸進的。一直有在接觸英文,所以準備托福考試時並沒有想像中困難,另外,語言考試都是在當兵前就完成。


在異地擴張眼界,重拾對醫學系的熱情

— 在確定「公共衛生」這條路之前,你有過徬徨與掙扎,歷經了幾次心緒轉折,請和我們談談這個過程。
其實在進入大學就讀時我就已經打算未來要出國留學,不過會走入「公共衛生」的領域還是之後的事情。大學一二年級時想要走的是生化研究,但是發現實驗室的生活並不適合我,因而放棄了生化研究這個區塊。事實上,從大ㄧ至大三年間我在醫學系的路上一直很徬徨,雖然我進入醫學系的最初目的是想照顧家人及身邊的人,但卻發現實際上念書跟我想的不太一樣,或許是本身個性就不喜歡背東西及照本宣科的學習方式吧!也考慮過休學,在這個期間還曾經連續一年到台大法律系夜間部上課,並利用空閒時間到師大語言中心等學習了法文、德文以及西班牙文。

—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放棄了休學的念頭?
哇,這就要談到幾次在國外學習的故事了。
大學畢業前我有多次前往國外學習的經驗,譬如交換學生以及實習等等,這些都扭轉了我對醫學系的看法。
大三時學校正好有一個交換學生的機會,由於我本身很喜歡旅行,便趁著這個機會在30個人兩輪的筆試及面試後錄取,然後選擇到東歐的羅馬尼亞去。University of Craiova 學校裡大部份的學生都是羅馬尼亞人,只有我一個亞洲學生,跟這些外國學生相處時發現原來我並非唯一一個不喜歡醫學系的人,其他人也都有類似的掙扎。朝夕相處下,大家就這樣經常交換想法,也在討論的過程中發現其他人是如何喜歡上醫學系的,這些都間接影響了我,讓我覺得越來越有興趣。
大四臨床交換的機會我選擇到日本自治醫科大學(Jichi Medical University ),剛好科主任在日本是該領域的權威,我從他身上有很多的學習。另外,實習期間受到老師的稱讚,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也因此更加有自信。
大學第六年時我獲得學校獎學金並申請上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及德州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臨床實習以及芝加哥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的研究實習,在西北大學期間總共參與了五個計畫,其實很累,但是卻作的很起勁。這期間我發現「公共衛生」能做的比我想像中的更廣,包括改善生活品質、社區醫療等等這些不同面向的領域,完全顛覆我之前認為「公共衛生」大概就等於醫療法規、衛生署這類的想法,這次的實習經驗讓我大開眼界。

— 這些在國外短暫學習的時間都不長,但是卻對你有著關鍵性的影響,能不能再多談談?
是的,這些對我有很深遠的影響,特別是想法上有諸多改變。因為文化差異很大,反而有許多衝擊以及碰撞,我覺得國外最大的資源除了領先的技術環境之外,就是教授以及同儕的影響,我的同學或學長姐經常讓我大吃一驚,他們的求學態度認真而且積極,使我把他們當成偶像進而效法,鼓舞自己能像他們一樣,甚至超越他們。
我覺得在這個變遷迅速的時代,台灣的醫學系學生如果不走出去國際看看,就像身處象牙塔一樣。舉例來說,我本來以為東歐的醫學應該比較落後,特別是羅馬尼亞的硬體環境或設備較缺乏,去到那裡之後我才發現他們培養出來的學生卻很優秀,自己的程度搞不好連中間都排不上,我想是因為他們的考試方式跟台灣很不一樣,比較重視思考以及申論的能力,而學校的淘汰制度亦非常嚴格,能讀到畢業的學生都是那些最優秀也最努力的學生。又譬如早期醫學界出國深造的人很多,而現在反而比較少,或許是因為台灣現在醫療水準已經有相當的進步了。但是我的經驗卻告訴我,台灣醫學界還有許多要跟國際效法的空間,譬如美國與日本的許多醫療技術仍然大幅領先台灣,諸如此類。
另外,談到出國留學,大家也害怕出國會影響未來就業的發展,因此畢業後寧願直接進入職場。其實大學畢業後選擇就業對我來說相對容易,但我一直有出國念書的打算,也想多方嘗試,看看更多的東西,所以當別人紛紛開始申請醫院進入職場時,我的做法是不申請醫院,直接斷了自己的後路,因為機會稍縱即逝,出國的機會也許會在進入職場後消失也很難說。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 請問你是基於何種因素考量而申請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呢?
(興趣?未來就業傾向?系所聲望?等等)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是美國醫學重鎮,也是國際學生熱門申請的大學,他們的「公共衛生領域」是連續二十年全美排行第一的系所。我申請的是為期一年的碩士課程,但是學分卻是別的學校的兩倍(最低畢業門檻是80學分),這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跟其他學校很不一樣的地方。「公共衛生」的課程涵蓋範圍很廣,課程設計以及資源方面都很吸引我。另外,由於它是美國一流的學府,我認為老師或是同儕必定能給我不同的視野, 對我而言這個比其他的都還重要。

—你認為自己成功申請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原因是什麼?
因為競爭者幾乎都是醫學系畢業,等於是在同一個起跑點上,我認為在校成績差距應該不大。很多人申請留學時很在意自己的成績單分數,事實上那些不見得是最關鍵的。我能勝出的原因大概要歸功於多方面的經驗吧!例如之前所談的研究與實習經驗等等。另外,論文的發表也很重要。我有幾篇論文以第一作者的身分發表於國際醫學期刊,這一點也是我在美國實習時被同學上了一課,當地的同學們很驚訝我在當時都還沒有發表過期刊,這使得我開始去思考這個可能性,發現一旦去做這件事,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困難。發表期刊的過程中也有許多學習,被退稿時也可以從中知道為什麼被退稿的原因。此外,在自傳上我也特別強調喜歡自助旅行,體驗不同文化等等,這些都顯示出我的特色,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你似乎很喜歡旅行,這對你有甚麼影響?
旅行中的成長、一個人旅行需要的勇氣以及危機處理能力,這些應該是影響我最多的。我曾經在羅馬尼亞被搶,還到了警局做筆錄等等。有ㄧ年計畫去馬其頓旅行,但是辦簽證的過程受到刁難以至於後來在德國停留,然後馬其頓駐德國大使知道了簽證的事情,不只接見了我並且馬上發給我簽證。當時因為買不到去馬其頓的機票,於是去了希臘。一個人在希臘與馬其頓的邊境上走了五公里,到最後總算走進了馬其頓。這中間的過程曾經令我沮喪,不過因為我不容易服輸,所以會不斷嘗試。旅行時遇到計畫之外的變數有時都是難得的收穫。


未來,繼續當個樂於學習的大玩咖

— 可以與我們分享畢業後的方向或是對未來的展望嗎?
碩士畢業後我想繼續留在美國一陣子,還是想趁著年輕多看看世界。目前的理想是臨床工作與研究並行,一方面工作,累積臨床經驗,同時還能繼續在「公共衛生」領域做相關研究。

—最後,有沒有甚麼建議給想要出國留學的學弟妹?
自己有興趣、喜歡的事情就去做。例如念陽明大學時,我在台大法律系夜間部上課以及學習那些歐洲語言就是當時的興趣,雖然後來沒有重考或休學去讀法律系,但是那個過程是很投入而且愉快的。也因為興趣我才能有交換學生與國外實習的經驗,無論如何,在接觸與學習的過程中將帶來超乎想像的收穫。


【採訪後語】

即將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Joey在醫學的路上也曾徬徨ㄧ時,我想那是因為不了解而想放棄,因為了解而繼續。儘管在醫學院前幾年的學習不如想像,但是Joey始終沒有放棄出國留學的目標,而這個目標也在他歷經幾次心緒轉折,不斷尋求,擁抱世界的過程中開出燦爛的花朵。我看見他永遠不放棄探索自己內心渴望的事物,所以才能不斷質疑自己的狀態,進而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道路。
訪談結束後,我明白了“姑且一試”的背後代表的並非只有“運氣”,把Joey推進機會之門的除了備受關注的學歷證照等硬底子之外,他對世界保持開放態度的軟實力才是幕後真正的推手吧!
最後,我又問了『為了因應未來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學習,你有沒有什麼事前準備?』
其實,我早已知道他的答案。並非事前準備不是Joey的風格,而是他既不像臨時抱佛腳的人,也不需要如此戰戰兢兢,更因為,他隨時隨地都打開著心胸體驗著這個世界,經營著他的精彩人生。
他說『沒有噎,我想在開學前還可以多方嘗試其他的事物吧!(笑)』。


【學習加油站】

【軟硬兼備】
體制教育下累積的經歷如學歷、證照、成績單等「硬實力」固然重要,在變化萬千的當前世界,如何創造個人的「軟實力」往往成了致勝關鍵,這包括態度、創新、價值觀或人文關懷等等,在價值多元的年代中,只要你不輕忽軟實力的重要,相信人人皆大有可為!

【不要低估自己】
Joey的姑且一試讓不可能的變成可能。包括申請到名校,以及發表期刊等等,他都體驗到嘗試的成果。只要願意花時間努力,許多事情都不如想像中困難。無論如何,嘗試是通往機會之門,大膽相信美好之事也會成就在你身上。

【撞牆期背後的意義】
所謂的進步並非停留在原處,往前邁進也絕非一帆風順。Joey並非打從一開始就愛上醫學系這條道路,反而經由交換學生以及實習的經驗又讓他找到自信以及興趣。因此撞牆的時候試試看翻牆,或是繞道路走,只要不放棄理想,生命終究會引導你走在合適的道路上。

【人生中的其他老師】
人生的旅程中會遇見各式各樣的老師,讓人值得學習的知識除了課本與為人師者,也別忽略同儕、旅行中的過客等等這些與我們生命曾經交錯的朋友,他們的建議或是行為往往有如當頭棒喝呢!

【累積自己的特色】
找出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Joey喜歡旅行,喜歡擴張自己的眼界,因而走出世界學習與玩樂,想想看他的履歷表上多了羅馬尼亞交換學生的經歷、日本與美國實習的經驗,你呢?

延伸閱讀:自助旅行者的告白—不思議國度的驚喜 by Joey Weng



來信至hellous2012@gmail.com